五色水仙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湍河故事 [复制链接]

1#
北京白癜风医治医院 http://wapyyk.39.net/bj/zhuanke/89ac7.html

帘里风情

江燕

娥妹,姊妹中排行老二,比我小一岁。我们俩长得特别相像,都随父亲,小时候老被外人错认。可是我们的性情却截然不同,我喜静,她爱动;我不苟言笑,她却是笑口常开,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。

事实上,打小她比起我这个姐姐,考虑问题总是要多得多,因为多虑,她也就早早能够体察父母做庄稼活的辛苦与不易,辍学在家帮扶父母。我呢,一门心思读书。

我在新华路读高中时,家里正困难,父亲母亲和大伯种十几亩的地,每年夏季麦收过后交了粮便所剩无几,即使省吃俭用也还是贫乏。

为了不吃闲饭,十五岁的娥妹,就给姑姑家做生意的老表看孩子和做饭,她身量虽很单薄,干活儿却相当麻利,又伶牙俐齿的,自是讨人喜欢。而我这个做姐姐的自始至终有愧疚于她,是她,小小的年纪担负起我所应当担负的。

娥妹十七岁那年,在小城的一家酒店里打工,过早地品尝了人情冷暖。听她说,有一回,给客人倒酒。客人非叫她陪着喝,她说从不喝酒。客人不依不饶,她放下酒就要离开。客人向老板投诉她,老板叫她赔礼道歉,她不愿意。好不容易客人离开后,她一个人喝了不少酒,第二天醒来后就选择辞职,南下广州寻梦。

她与窗帘的结缘,就是从此时开始的。娥妹进了兴昂鞋厂,长年累月地坐着踩针车,流水线的工作流程,鞋面一块块传送到她这里来,她把它们小心缝合在一起。然后传送出去。踩针车是技术活儿,熟能生巧,娥妹缝合的鞋面从来没有出过差错。也是这门技术,为她回来做窗帘打下了基础。

娥妹在鞋厂做工的第五年,一个酷酷的老乡跟她说喜欢她,她也很是乐意。相处了有半年多,男孩本打算带她回去见见父母。男孩的父亲却打来电话,说给他在村子里相中了一个媳妇,叫他务必回家相亲,那女孩儿是父亲朋友的女儿。男孩带娥妹回家,男孩的父母决然不同意他们的事情。娥妹不想那男孩为难,只身回到了故乡,也听从父母的安排,即刻相亲成家。娥妹新婚的家,一贫如洗。娥妹乐意,说他待她好就中。娥妹说,只要是努力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

娥妹说到做到,她和妹夫辛苦打拼三年,先在村口建起了一栋两层的小楼,接着在市区寻找出路。

某个夏天的黄昏,娥妹无意间走到文化路中段的一家窗帘店——梦圆窗帘布艺门前,她停住了脚步,抬眼看到里面悬挂着的帘就像是一幅幅精美的画作,它们风情无限,它们美轮美奂。她就站在那里,有一刻钟的功夫,她勇敢地走了进去,问美女老板要不要缝纫机手。老板当时正为缺少做窗帘的缝纫机手在发愁,立马叫她上缝纫机尝试。娥妹留在了店里,一个月元的工资,娥妹满心欢喜。

娥妹就是娥妹,早年打工的技术和经验的积累,让他成了老板最得力的干将,无论是客户沟通,实地测量,布料拣选,精剪加工以及眉头制作各个方面,娥妹都是尽心竭力,优质的服务和精良的制作使得娥妹深受客户们的喜爱。

和美女老板签了三年的合同,期满时,娥妹已完全有能力自己开店。但知恩图报的她,还是一心一意跟随老板南下广州佛山,学习当下国内知名品牌伊莎莱的精剪技艺,帮扶老板完全掌握全套技艺并找到新的缝纫机手后,娥妹方才离开老板开始自己创业。

创业艰难百战多。年的9月,娥妹乘火车只身一人前往襄樊,郑州,武汉,广州等地做市场调查,选取并预定了适合我们小城人口味,质地不错,比较时尚,价格适中的多款布料。

回到小城,娥妹寻亲托友帮她找店面,一周左右的辛苦,终于在市区北郊的环河路上寻到一家地理位置尚可,上下两层的两间门面,租金一年一万六。交了定金,娥妹便马不停蹄地忙活起来。

娥妹加班加点地做窗帘样品,一剪一剪,一针一线地独自完成几十幅美丽的布帘和配纱,已是相当不容易。而中高端窗帘眉头的制作是最难的,她沉下心来,抖擞精神,尽量放松,剪出想要的形状,再双手配合,均匀拿捏,柔软的布料翻上翻下,拎来掂去,大头针固定成型,缝纫机上走出来。

妹夫负责店面装修,我负责宣传推广,娥妹是总监。做不到位,她会及时沟通。前后近一个月的时间,一切就绪。窗帘开业的日子在即,娥妹的开心溢于言表。

那天,娥妹就近设了宴,款待前来祝贺窗帘店开业的亲朋。娥妹微笑着,招呼着,这么多年,我总觉得她那天的笑是我所看到的最美的。这是她有生之年第一份自己的事业,她是幸福的,我们也都送上真诚的祝福。

娥妹,我从小看着她长大,伶俐乖巧,勇敢勤奋,睿智有趣。做思活儿来,她好像总有使不完的劲儿。窗帘的生意是季节性较强。忙的时候,她一刻不停地,加班加点地赶制;闲的时候,就在那里钻研精剪和缝纫,尝试新样品。

娥妹待人真诚,总能想她的客户着想,根据他们的家装风格,经济条件及个人喜好来给与合理的建议,而不是一味地走高端,走精品,所以她的老客户跟她打了一次交道后,也总能给她带过来新的客户。这也是娥妹用心的结果。

娥妹耐心细致,不厌其烦,无论客户需求多少,小到修补破旧的窗帘,固定架的一个螺丝,她都热情相待。我小区里有一位美姐,好像做事总是不够决断,容易纠结,她不是一次就把家里所有的窗帘给选定,她先来选客厅的布料及款式,选了两次才拍板。再过几天,又来选卧室的,刚开始选了粉紫色碎花的,娥妹已经跟批发商交代发了货,美姐突然过来很认真地说想换成淡蓝色的水墨画的,娥妹知道货已在路上无法更改,她就跟美姐说了实情,美姐真心想换,娥妹说给她重新发货,之前预定的布料回来后就做了样品挂在了店里。亏处有补,没多久,这款样品被另一位美女看中,娥妹给了最优惠的价格。

娥妹,人缘极好,朋友极多,和她交往过的朋友都很喜欢她,闲暇时间常来她店里坐。娥妹会倒上清茶,和大家聊家常,聊理想,聊人生。自然,我这个做姐姐的,一有空,就往店里钻。那些美丽的纱,美丽的布,扶摸起来总是让人感动不已。虽帮不了多少忙,看着她做窗帘的模样,也是美好的。娥妹,爽朗大方,温婉有情,我们总能感受着她的爱,她的暖。

心帘心窗帘布艺营业近五年了,积累了不少的客户资源和人脉资源,娥妹一直在路上,她成长着,也快乐着。今夏八月初传来好消息,娥妹唯一的儿子今年高考成绩过了一本线三十六分,这是上帝对娥妹的奖励。

娥妹,你的人生会越来越好,姐姐相信。

(-04-20)

那个人,那座城第二次经过C城,是暑期八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一,是梅子的学校开学的日子。这一次,梅子是请了假、带了女儿前往B城看病的。车子停在了这座城市郊区高速的一个服务区。梅子下了车,揉了揉惺忪的眼睛,唤了女儿一起下车吹风。一瞬间,内在里五味杂陈。他,华子,仿佛就在她的眼前,一如当年。青春,那么那么美,美的叫你没法不沉醉;青春,那么那么醉,醉得叫你怎能不回味?而如今,但成风。是A城师专!梅子觉得她的整个的青春都埋葬在那里了……刚进师专时,梅子完全一个懵懂的少女,不知所措;而一切又都是别样的新鲜,叫她无所畏惧。梅子除了上课,就是课余跟着同系的老乡图书馆阅读,做笔记;操场上打乒乓,荡秋千;田野里奔跑,拍照;城区里奔走,瞎逛……直到遇见了他,一切似乎变得不一样。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的黄昏,梅子好像没想去哪里,一个人在教室里边看小说,边听沈庆的《青春》,彼时,那首歌很火,应和了年轻而不安的心吧。“嗨,干什么呢?”有手从后面轻拍了她的肩膀,“我也爱听这歌,一起听,好吗?”“你谁啊?”梅子有些恼火,却又不好发作。她抬起头,一瞬间,惊呆了:好英俊的面庞,深深凹陷的眼窝,眼睛想要洞穿梅子的心似的。梅子怔住了,她甚至于想要失控,那是她喜欢的类型的男孩儿。她立刻尽全力使自己冷静下来,应答他:“可以啊,一起听呗!”那男孩儿竟也不生分,坐在梅子的右边的空位上,陪着梅子静静地听。梅子平日里跟陌生人打招呼都是困难,可那天她却是出奇的平静,没有任何的恐惧和不安。一首歌听完,梅子和那男生从淡淡的音乐中缓过神来。“有空,一起玩,好吗?”男生真诚地直视着梅子。“当然可以。”梅子脱口而出。话说出口,梅子下意识地一愣,自己是怎么了,能如此这般随便答应一个才认识几分钟的人。可似乎没法再反悔,只能这样子了。接下来的日子里,梅子正常的学习和生活之外,就是多了一个新的朋友——华子,她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意外。每天下午下课后,华子会准时出现在梅子的教室后门口,等她一起去操场:打球,或是跑步。梅子也并不拒绝他。梅子想要尝试新的开始,和华子在一起,梅子感到从未有过的快乐。梅子来自小城市,普通话说的极不流畅,华子硬是逼着她说,不厌其烦地矫正她的笨拙的发音,直到她准确无误。梅子的教育心理学弄不明白,华子硬是一章一节地分析给她,教她学习如何学好这门功课。梅子的球技更是在喜欢运动的华子的帮助下,日益见长,突飞猛进。梅子的心被这个男生渐渐地填满了,尽管华子从未提过任何的其他要求,只是默默地伴着她,关爱着她。华子的陪伴,使得梅子的校园生活如此地美好着,温暖着,惬意着。梅子想,华子想要什么,她都一定会给,但是他没有。直到华子毕业要离开这座城市,梅子的心开始在流泪了……临近华子毕业,校部组织了一次全校性的欢送会,华子和美术系一女生搭档演了一台相声,梅子看着看着,神经被触动了,她有些嫉妒台上的那女生。梅子更是确定了自己的感情。她想要随他而去,可是她才一年级,还有一年的课业。华子走了。梅子的心好像也跟着走了。华子离开的那个暑期,梅子没有回老家,在学校附近做了份家教,教一个小女孩儿学英语口语。而华子硬是从老家跑过来看她,趁她空闲带她去白河边儿吹风,去红庙路吃小吃,去郊外兜风……向晚的风很是撩人,华子就在风里面拥抱了梅子,也亲吻了她,那是梅子第一次和一个男生接吻。梅子想:自己早就是风了,想念着华子的风。华子来自C城一矿,是矿工子弟,从小的生存环境锻造了他的坚毅而果敢。他又就像他的名字俊华那样,俊美,而爽朗。因着爱读书而叫你见到他便会感觉异常的沉静。梅子很想抓住他。梅子进入了二年级,华子就在本市郊区的一所小学校上了班,离矿较远,只有周末才能回家。华子不见梅子的日子,每周一到两封的信件,讲述他的校园生活,他的学生,他的同事,还有他对梅子的想念。他说:梅子,毕了业,你来我这里吧!梅子常常是一边读信,一边悄自喜悦。华子不在的日子里,梅子因了华子的来信,学习越发地努力,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精气神。其实,梅子是知道的。而那个人,那座城从此就深藏在梅子的心里了,她早晚会去寻找她想要的幸福的。梅子想。事情总是不由你所想象的去发展,突然有一段时间,华子的信越来越少了,言辞间仿佛生疏起来。梅子急了。国庆节放假,梅子和一个华子曾经要好的学弟乘上了开往C城的列车。那是梅子平生第一次勇敢地去寻找想要的东西。梅子想那是很值得的。华子的信件,梅子带着。梅子找到了一矿,可是问了许久也没有找到信上的地址。后来,遇见一位年龄稍大的老太太,打听到信上的地址是以前的老式单元房,几乎没人住了,都搬到新址了。梅子终于找到了华子的家,很普通的一个矿工家庭,华子的父亲在矿上的食堂里做厨师,母亲是一般矿工。华子有个可爱的妹妹,还在上高中。华子在学校,没有回来。华子的父亲将他们迎进屋,又给华子去了电话。等华子的空儿,梅子悉心打量了华子的家,普通的不能再普通,两室一厅,一间客厅,两间卧室,还有厨房和卫生间。一台14寸的黑白电视机客厅茶几上静静地躺着,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意外了。华子很快打车从学校赶回来了。梅子见到华子的刹那,眼睛有些潮湿。只是碍着大家的面子,她什么也不敢多说。午饭后,华子带着梅子去了他的房间,给她书要她看,什么也不说。梅子终究忍不住了:你怎么不说话?我不好,是吗?华子摇了摇头:不是,你毕业了也回家乡吧,我没本事,只是个穷老师。梅子哭了……华子什么也不再说了……长时间的无语。那天晚上,梅子在宾馆住了一晚,想了很多很多……很是无助……第二天,华子带着梅子和学弟去了城市广场,又去了人民公园。华子也不多说话,梅子想起昔日的情意,感觉很温暖。她知道,也许从此后她再也得不到这个男子的深情呵护了,她要在他们在一起的日子留给他最美好的回忆。梅子那天故意笑得很开心,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内心早已经是翻江倒海,甚至说是在滴血:为什么,没有为什么,华子终归不属于她,他只属于他自己。梅子得重新来过。从那座城出来,返回学校的路上,梅子一直沉默,沉默……也许,那个人,那座城,永远要埋葬在他的记忆里了,不得不,但她又心有不甘,却又不知如何去挽救,因为梅子更看重自己的尊严,她不能在这件事上含糊。她不愿意在华子想要离开时,委屈自己去勉强地换得什么,那样就不是她梅子了。记得梁实秋说过这样一句话:你走,我不送你。你来,无论多大风多大雨,我去接你。梅子就是这样想的,尽管淌着泪,流着血,她也不会去挽留想要离开的人。梅子回到校园,一如既往地继续她的学业和生活,只是她不再渴求什么,更多了些矜持和稳重。直到梅子毕业,梅子不再谈爱情。而后,梅子毕了业,回老家教书,找了一个跟华子长得很像的男人结了婚,两年后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。梅子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是在想念着他,往事也许早已如风。梅子只想好好地生活,若能再次相见,她定会以最好的姿态走近他,叫他欢喜如昨。而今天,梅子经过这座城市,她不知道他是否知道,或许知道不知道早已经是无所谓了。她拍了照,一如往常地发了朋友圈:这是我第二次来C城,这次只是路过,而已……(-07-01)

大禹像前

冬十二月,初次去杏山,先至禹山,于禹山广场见一男一女,虔诚的在脚手架上忙来忙去,禹王像的内部钢筋骨架绑扎固定已然完成,部分水泥浇筑正在继续……这是个细致而严谨的工程,我们一行人肃然起敬,同伴悄悄对我说:你知道大禹的身躯为什么这样伟岸?我说:他是从历史的风烟中走出来的呗!同伴说:不是,你看,他的骨头是钢材做成的,所以有坚强的意志,不屈不挠的精神!我想笑,但没有笑出,因为我的同伴并没有开玩笑的意味。

我的这趟不是为了拜谒他而来的,一座塑像,如果不负于他生命和精神的意义,那只是一种摆设,生命的特质在于灵魂的生发,我们曾经参拜过无数尊形态各异的佛像,而真正的参悟,又有几次?

又是一个暮春,杂花生树,草长莺飞,有一种鸿鹄出笼的感觉,因为疫情刚去,心情格外轻松。不期有了又一次机缘,我们再去杏山,这仿佛都是冥冥之中应有的安排。

行程的最后一站才是禹山,经由韩营村北公路驱车进入禹山的路口。此刻,天宇蔚蓝,雾霭缭绕,群山静谧,绿水凝碧,禹山南麓,韩营村的千亩橘园竞肥争绿,橘树洁白的花朵已漫山遍野,清风阵阵,幽香细细。至禹山广场,金灿灿的禹王像就矗立于这清雅迷人的乡村风景里。

禹山脚下,高台之上,他背后是烟水淼淼的丹江水库,眼前是莽莽苍苍的朱连山,他刚从水库那边回来,脚下是一路风尘,他的双肩有些疲惫,但握臿的大手还是那样坚强有力。他的眼睛有点迷离,昂首向远,洞穿了五千年,漫过了千万里,有些困倦,但仍然坚定执着,充满希望,信心百倍。从不同角度,我看到他不同的神采……从他的脸上,我找到了我父亲的慈爱,找到了父老乡亲的朴实厚道……紫铜色的脸庞,一副风尘仆仆的形象。

哦,也许,他刚刚从治水的工地上回来,家在远方,工程尚未成功,那帮父老兄弟围在他的身边,心中的担子是那样的沉重,有沉甸甸的稳健……

众人四散尽兴,我从想像中走出,仰视着禹王,追随着他视线的方向,真想问问他当年是何样的辛苦,真想顿悟他的智慧从何而来,真想知道因何能坚持数十载与天地争斗?

相传尧在位时,中原地区经常洪水泛滥,水患带来了灾难,百姓流离失所,无以为家。尧的臣子,禹的父亲鲧治水无果后,被发配荒凉之地,而舜的大臣们依然推举谦逊而智慧的禹担当治水重任。据说禹前后花了大约13年时间治理了九条河流。而大禹在南阳治水曾涉足邓州,又在丹阳与汉水流域征讨降服“三苗”部族。无论是治水,还是征讨“三苗”,更有说法是大禹都是将邓州作为大本营。

禹治水期间,流传下诸多佳话,童叟皆知的“三过家门而不入”,禹治水不单是智慧,更重要的是坚持,13年坚定不移,13年沉着应战,13年坚持不懈,终于驯服了水怪,从此,江水汤汤,一马平川,广袤无垠的江汉平原成了无数代子民的米粮仓。

为了纪念大禹,穰邓后人把陶岔东部之山称作禹山,在禹山修建禹王庙。历经沧桑的禹王庙,抗日战争时期曾被敌机炸毁,听老人们说是当时禹王爷显灵,突起云雾,四周一团漆黑,敌机分不清方向而撞上庙前的古柏,机毁人亡。而周遭百姓却安然无恙,又是奇迹……

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开建,引丹灌溉工程迅速列入计划开建。杏山脚下,丹水之滨,穰邓10万民工,肩挑担扛,艰苦创业,不怕牺牲,奋战10个年头,终于建成渠首闸及刁河灌区的配套工程,共完成土,砂,石多万立方米,钢筋混凝土15万余立方米。

这项伟大的工程,是穰邓人对邓州水利,也对祖国水利建设的伟大的付出,是穰邓人“舍小家而顾大家”的博大胸怀和家国情怀。

我想,当年禹治水扎营古邓州,会不会想到穰邓人也会像他一样英勇无畏,功利千秋?这也是穰邓人对禹王的纪念和对大禹的精神的美好传承。

环绕大禹像一周,看到了刻于底座后面的建造碑铭,原来,自年开始始,邓州市生态旅游小镇就已在杏山区韩营村启动了建设。为了铭记大禹治水的伟大功绩,弘扬渠首精神,挖掘优秀传统文化资源,缅怀先烈,激励后人,推动地方经济建康快速发展,杏山旅游管理区于二零一九年十月募资在杏山南坡建造大禹塑像,并于二零二零年元月建成对外开放。而我前后两次来到杏山,正好目睹它的紧锣密鼓的建造过程和大气磅礴的巨人形象。我真的很幸运。

杏山归来,我一直在想,为什么历代人塑像,都把大禹塑成帝王的形象呢?他其实就是劳动人民,是我们的父老乡亲,抑或就是我们自己。我们塑了大禹,大禹也塑了我们。

(-04-23)

“云”里江湖

我在《视觉志》里玩了一年半了,结识了来自于不同地域,不同民族,不同性别的网友们,作为平台的忠粉,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做“视友”。

泛泛之交的多,情缘深浅的少。我们几个活跃分子,乐于学习的,乐于交流的,乐于相惜的红尘男女,在《视觉志》因为腾讯改版而不得不改版的时间,想要留存下我们辛苦建立起的友谊。视友元众的大力倡议下,临时组建起我们心仪的聊天群——如果云知道,这是一首歌的名字,而我们是一群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